挨过、痛过、笑过‧萧美龙简单过日子萧美龙在55岁退休时,已作好準备坦然面对生活,打一些散工继续养家。不料,太太在数年后中风,让他生活陷入困境。幸运的是,在萧家齐心合力下,总算渡过难关。他无怨无悔照顾她的起居饮食,再包办家里大小事务。他人生没有轰轰烈烈的故事,花甲之年已接受老去的事实,很多事情都不记得发生在哪一个年份。现在的他过一天,算一天。他说生活很单调,最后还是觉得简简单单最好。现年63岁的萧美龙是道地的雪州加影人,小时不喜欢读书,结果读到中二就停学进入照相馆工作,从此与摄影结缘。期间,他曾辞职转去当铺地砖工人,惟受不了这种要出卖劳力的苦工,最后又回到照相馆继续帮人拍照。过后,他在友人介绍下加入《通报》担任摄影记者,直到《通报》关闭后就加入《》。据同事说,他是第一个、也是至今唯一一个在《》荣休的摄影记者。问他在两家报馆做了多久?那是甚幺年份?他答:“不记得几时了,也不记得做了多久,大约十多年吧!总之,一共做了33年报馆的摄影记者。”萧美龙自退休至今8年,前同事和朋友都称他为龙哥。回想起退休时的感受,他没有特别的感触,因为他在未退休之前已做好规划,就是帮人拍拍照和做一些零星的兼职。“退休时,小女儿还在求学,有工就做啰。不然怎样?”不过,三年多前,萧太太中风。龙哥坦言,那是他一生最难忘,也是最难捱的日子。“知道她中风时,一时都不懂如何应对,动手术花了一大笔钱,保险公司却说没有得赔,因为没有列明在保险配套里。当时我真的很担心没有钱医我老婆,幸好几个儿子都很顾家,大家一起解决问题,最后也渡过了难关。”照顾太太生活起居现在,苦日子总算过去了,儿女都各有所成,龙哥也想通了很多。至于萧太太,身体也逐渐好起来,可以走动,惟平常也只是睡觉或呆坐,没有办法做家务。因此,龙哥除了要照顾她的起居饮食,还要包办家中大小事务。访谈期间,萧太太从房间走出来,看看龙哥后就在旁边坐了下来。龙哥指着她说:“中风是这样的,有时坐一下,有时去睡觉。我要常督促她定时吃药,查看甚幺药吃完了就得出去买,有时要带她去复诊。她还有糖尿病,另外有看私人医生。”龙哥形容,照顾太太的起居饮食是他的工作。“我现在的生活很简单,每天早上载她去菜市买食物,载她回家后偶尔再出去喝早茶,然后打包午餐回家,晚餐就是自己煮。”自从太太中风后,家里的工作都落在龙哥身上,下厨煮饭、洗衣、抹地,下午还要看管两个就读幼稚园的外孙女。想像一下,他可能每天都很忙,他却答称:“忙甚幺?有甚幺可以忙?不就是有一天过一天。所谓有空,其实就是抽空,抹地也是分开时间做,一部份一部份抹。”龙哥总是有他的道理。无论如何,他的确将家里打理得整整齐齐,房间、厨房或是厕所都干干凈凈,很多杂物却也没有很乱。他强调,人总是有烦恼,只是视乎你如何想。虽然退休多年,他还是有一些经济负担,偶尔就做一些兼职,生活过得简单。三代同堂享清福龙哥在20岁那年认识了比他年轻3载的太太。“那时过新年,她来到我邻居家,我们就这样认识了。”相识数年后,龙哥在26岁就结婚了。两人育有三子二女,目前都已经出来社会工作。除了大儿子和小女儿尚未结婚,龙哥其他的三个儿女都已婚,还分别生下三个孙女。在多数家庭的子女长大工作后都选择离家,剩下两老在家冷冷清清,而龙哥在这方面就幸福得多了。家里除了他与太太,还有长子幺女,已结婚的三儿子一家四口都住在一起,三代同堂。龙哥搬过三次家,退休前几年买到一间双层排屋。现在,人口多了,他却说,一间双层排屋都不够房间住。无论如何,他强调,他没有甚幺要求,只望子女们可以安居乐业,就已心满意足。自己照顾自己由于太太中风,儿女各有各忙,龙哥在保健方面只能自己照顾自己。“我没有戒口,只是儘量小心饮食,早上做些晨运,鬆一下筋骨。饮食方面就少吃肉,很少喝西茶,我都是喝中国茶。”跟旧照片里的他比较,他的身型明显胖了很多,他却否认自己胖了。龙哥感到庆幸的是,自己身体健康,没有严重的病痛。“只是双脚膝盖有时有点痠痛,应该是人老了,关节的问题。不过,我自己有病自己解决,没有求到家人,近来有点咳嗽就自己买药吃。”龙哥家里的餐桌上,有几个不同的罐,里头就装有一些药物。他拿起最大的罐指出,那是他太太的药,时常需要检查。另外那些药物,就是治伤风咳嗽等小毛病的备用药了。总在镜头背后由于一直都是拍摄者,一叠叠的相簿中,很多照片都没有他的身影。他笑说:“我是拍照的,所以就没有拍到我自己。”然而,龙哥人缘很好,前同事在他退休时特别製作了一本纪念册送他。那本纪念册应该是可以看到他身影最多的相簿了。每逢过年过节,这班朋友偶尔还会到他家办聚会,或找他喝茶吃饭聊天,让他乐开怀。询及有没有重拾相机摄影,他表示,偶尔有朋友找他拍照,包括当地一些会馆,但他已经没有主动接洽工作。“现在的摄影器材好,容易操作,即使用手机拍照也不错,摄影这行很难做了。”国内一日游当消遣聊着聊着,龙哥找出一堆旧照片。他指着照片说,子女还小的时候,经常带着一家大小出外旅行,一年总是有一两次,地点都是雪隆附近的景点。不过,近年来因为太太的健康状况不允许,他直言没有了消遣。“总不能丢下太太出国旅行,要带着她出国就很麻烦。”无论如何,36岁的大儿子有时就会载着两老去探亲,或到国内一些地方一日游,比如怡保、吉胆岛等。有时,他们也会联同其他亲友组团出游,几辆车一起出发,最近就去了登嘉楼两天一夜游。看着那些旧照片,他却记不得那是何年何月的欢乐时光。“人老了,很多东西都忘记了。”/副刊‧报道:李翠媚‧2015.07.03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