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涤文学-01


带书入厕所看你可能试过,如果厕所旁边的清洁剂附带文学作品,你又会不会细看 ? 会是令厕所里的人看得「浪奔浪流」,还是头脑闭塞、便秘频频?


近日,商务印书馆­在网上发布会独家发售SWIPE的「作家限定版」厨房及厕所清洁剂,以「洗涤文学」为主题,邀请「十大香港作家」分别为清洁剂的包装写下十段文字,当中包括林日曦、王贻兴、蓝橘子、向西村上春树等人。


令人好奇的是,广大读者会如何看待「作家限定版」清洁剂?本网记者特意在书店门外「捕捉」刚从书店出来的读者们,访问他们有关作家限定版清洁剂的想法。

甚幺「洗涤文学」?

访问之先,记者分别走过两间书店,发现新推出的清洁剂明显放在当眼处,有的在文具等杂项处,有的甚至在入口附近,由此可见书店推销产品的决心。清洁剂分为清洁厨房和清洁浴室两类,包装上有作家们的作品及头像,而且又金又银,宣传物一式一样写着「洗涤文学」、「香港十大作家」。


商务为清洁剂宣传的文案这样写道︰「清洁厨房和浴室是独特的时段,让我们面对生活上的故事和感悟……希望用家能享受思考,体验清洁及阅读结合带来的乐趣。」 虽说是「洗涤文学」 ,这次的作品里有一部分都是宣传文案的样式,譬如向西村上春树的作品里写着「纯真的感情没法强求,整洁的厕所只需威宝」。当然还有像彭浩翔的《Clean Start》那样的微小说︰


擦乾眼泪,把鬚后水、领呔,丢进垃圾袋,洗净轇轕旧情斑渍。即使警察在浴室搜证、盯着她眼睛,也再没有找到一丝痕迹。


行销策略「无乜用」

然而,不少网民对清洁剂品牌的行销策略反应负面,例如有人讽刺宣传物误把价钱标在「十大香港作家」旁边,意思是「香港十大作家现售29.9」,令人难堪。有人质疑这十大作家到底有多知名可称为「十大」,甚至质疑作品如何算得上是文学。


网上评论火热,惟记者在书店现场访问十余人,大部分刚从书店出来的受访读者都说,没在书店注意到这款作家限定版清洁剂。有人形容把清洁剂和作家的文字放在一起的行销策略「无乜用」,因为清洁的时候根本不会看里面的文字,感觉有点多余。


正就读中学的陈同学则说,第一眼看不出原来是清洁剂,还笑言自己不会看产品上的文字︰「因为(清洁剂)通常都係阿妈先会用。」与陈同学一起的潘同学则提到,清洁剂上作家大部分都是为年轻读者所认识,例如她认识的网络作家有心无默︰「我哋就会识啲,阿妈可能就未必会识,未必会睇。」


清洁剂品牌所邀请的十位作家,大部分都属于年轻读者认识的,例如《100毛》的林日曦,又例如网络作家蓝橘子、向西村上春树、有心无默等人。其实,清洁剂品牌找来这班作家的意思,是希望年轻读者可以从此帮忙做家务?还是希望本来做清洁的「阿妈」都可以认识这班网络作家?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文学与产品合作,所为何事?

有份参与合作的导演彭浩翔在其Facebook专页提到,外国常有品牌会邀请作家在其产品上创作故事,惜华文市场却不常见,他与清洁剂品牌的合作算是一种。


想来,文学与产品合作也有好的例子,记者本人就想到为人熟知的铁达时手錶(Solvil et Titus)电视广告:天长地久、杂物小姐、TIME IS LOVE……诸种小故事不只具有文学性和可看性,且能扣连产品的特质,才使观众印象深刻。这种合作可称得上为成功。


至于这次清洁剂品牌推销的「洗涤文学」又是否称得上成功?或者,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毕竟是把文学放诸于清洁用品上,是形象的问题,读者们才会觉得行销策略「无乜用」,甚至认为有辱文学。想想,为甚幺几乎所有合作的作家都是男性?会否因为一个女性作家的名字和头像若被人放在清洁剂上,多少有点有失品味的感觉?这当然是假设的。想说的是,文学与产品合作不是不能,问题是怎样合作。


至于成不成功,相信读者早已有答案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