挨揍不报警‧被指博同情‧不怕魏假戏‧只要能真做(吉隆坡26日讯)教育部副部长拿督魏家祥声称週日出席“325华教救亡大会”时被人两次挥拳打中左脸后,由于他一再强调坚持不报警,引起政治人物和网友怀疑他可能自导自演和博同情,有网友甚至给他取了不少绰号包括“伪假祥”、“哭包祥”等,甚至留言说他如果被打,怎幺可能不哭?对于自导自演的指控,魏家祥无奈的说:“公道自在人心”,他没有必要这幺做,而且他坚持不报警,是因为自己已经原谅了打人者。针对坊间许多人指他被打是在演戏,魏家祥週一在国会走廊受访时说,他对于这样的说法深感无奈。“公道自在人心,倒不如说我叫人家丢东西、安排人家冲着我来,这是更有创意的编剧!”他说,若真要自导自演,倒不如指示某人丢更多东西,那就有合理的理由不必出席集会。“既然我的目的是决定要出席,就不觉得那是甚幺。”魏家祥也说,既然他已选择原谅欲殴打他的人,所以他也就说话算话。“我对自己说过的话算数,週日已经说了不会报警,怎幺可以一觉醒来又说要报案?”20警员护航场面混乱他指出,他已将週日发生的不幸经历和感受上载至自己的部落格,强调不会再进一步追究,也表明已选择原谅出手打人者。“就让那些外人说他们喜欢的,现阶段最重要的是,我做好本份。”“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为甚幺要把时间浪费在这种事情?反正他(挥拳者)也只是碰到而已。”提及集会当天共有超过20名警员围绕着他护航,魏家祥指出,当时情况混乱,而他也被左右拉扯推挤,根本份不清随行在身旁的是何人。“如果你们知道是怎样发生……那些人是朝着警方涌过来,我本来没有叫警方(护送),但是(警方)看到没有办法才帮我推开(人潮),他们前后牵手,我也不懂左右是谁。”揶揄民联指责如“王道”“今天的政治,他们(民联)爱说甚幺就是王道。我中拳,竟然还有人说是假拳,拜託啦!我看住那个人(挥拳者)在我面前,他穿甚幺衣服我都懂!”魏家祥针对民联领袖驳斥打人者非来自民联且直斥他是在博同情一事说,一切就随民联喜欢如何,反正他已选择原谅打人者。他因此揶揄民联领袖的指责之谈犹如“王道”。“我了解部份人士确实不理智,因此我也就任由这些人要做甚幺就做甚幺,更何况我也并未因此受到更严重的伤害,所以铁定不会追究,以免事情没完没了。”强调对方有挥拳非手指指针对网民认为打人者并非要挥拳,只是要“手指指”的谈话,魏家祥苦笑说:“照你那幺说,讲得好听一点,他真的很疼我,所以摸一摸我的脸。”他一再强调,对方确实挥拳,只是该名男子最终是很气愤的触碰其脸颊。他无奈地说:“这个工作(教育部副部长)不好做,但是还要坚持走下去。你们知道我的无奈吗?我还要继续把工作做好。”部落格撰文不因一拳而退缩教育部副部长魏家祥週日指自己在“325华教救亡大会”上险挨拳后,週一在其部落格上撰文声称,他并不会因为这一拳而退缩或心灰意冷,他站在副教育部长职位上,儘管前方的路坎坷难走,他都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积极完成使命,以便不会愧对内阁对他的信任,也不会愧对华教先贤斗士的付出。魏家祥週一上载一篇题为“这拳虽叫我心痛,但不叫我放弃”的文章至其部落格,他在文中一再说明他对这名挥拳者的“体谅”,以及他对关心他的人士的谢意。追究只会浪费时间“不管挥拳者是基于甚幺动机,我选择原谅对方,因为追究下去,只会浪费处理华教的时间;对于一些为行使暴力者拍掌叫好,我也试着体会他们这种本末倒置的思维,希望他们不会就此忘了甚幺叫作法治,甚幺叫作民主。”他在文章中解释选择出席325大会的目的,“我的目的很简单,我欲亲身了解各界人士对华小师资情况的意见与看法,并从中汲取精华,有助于协助解决其中的问题。”他声称,他不仅是教育部副部长,也是马华的教育局主任,更曾在马青过去日子里,处理许许多多关于教育的奇难杂症。他认为,站在不同阵营上,身为马来西亚的华裔,大家的心都是同样繫着华教。“不管你是来自哪个政治团体,或是哪个民间组织,我们何尝不是都共同希望,可以一劳永逸解决师资问题,让华小师资问题得以长治久安?”◆魏八点篇8方案集合意见非假造在魏家祥宣布“八大方案”后,一些网民即戏谑他为“魏八点”。对此,魏家祥强调,“八大方案”并不是他或教育部官员凭空想像、闭门造车而制定出来的,八大方案其实是依据出席圆桌会议的教育界人士意见的总和。“八大方案只是一个开始,民众目前应关心的是,如何确保方案中的短期方案,可在最短时间内全面执行,解决燃眉之急。”他希望董总在举办大集会后,可花心思地重返圆桌会议上,提出更佳的意见,共同为华小师资尽力。◆下台篇若能解决问题愿下台魏家祥在部落格上指出,若华教问题在他下台后即能获得解决,他愿意即刻下台一鞠躬离开。“官职对我而言就像过眼云烟,我们都知道,没有人可以当官一辈子,况且,我的委託始于人民,若果真我一走了之问题便迎刃而解,我可以放下一切大步走开。”他认为,政治上面对嘘声是常有之事,既然站在这位置(副教育部长)上,就预料会被批评;更何况面对反对党时,不可能祈求获得掌声,而他更不会逃避。魏家祥部落格全文这拳虽叫我心痛,但不叫我放弃昨日的一拳,让我无故成为325华教救亡运动的焦点,对我而言,这是始料未及的,我可预料现场人士的激动,以及为捍卫华教的激情,但却未预料到,会有人在场欲攻击我,但是,这一拳不会让我退缩,也不会叫我心灰意冷,站在这个岗位上,我职责所在也义无反顾,前面的路不管多坎坷,我依然会走下去。自从有人试图向我挥拳的消息传遍后,便有不少人致电慰问或在网上发表看法,对于关心我的人与关心事件者,以及在场维持秩序的大会纠察队员和警员,我在此衷心致谢。不管挥拳者是基于甚幺动机,我选择原谅对方,因为追究下去,只会浪费处理华教的时间;对于一些为行使暴力者拍掌叫好,我也试着体会他们这种本末倒置的思维,也希望他们不会就此忘了甚幺叫做法治,甚幺叫做民主。我选择出席325大会,我抱持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我欲亲身了解各界人士对华小师资情况的意见与看法,并从中汲取精华,以便有助于协助解决其中的问题。我不单是教育部副部长,我还是马华的教育局主任,更曾经在马青过去日子里,处理了许许多多关于教育的奇难杂症,对于教育尤其华教而言,我不可不谓这已成为我过去多年政治生涯的一部份。官职像过眼云烟我想,站在不同阵营上,身为马来西亚的华裔,我们的心都是同样繫着华教的,不管你是来自哪个政治团体,或是哪个民间组织,我们何尝不??是都共同希望,可以一劳永逸解决师资问题,让华小师资问题得以长治久安?大会现场支持者向我抛掷水瓶、报纸,甚至有者向我挥拳,这些出现在教育的庄严大会上的激烈反应,平心而论,是否就能解决问题?与其你有力气抛出水瓶或向我挥拳,何不把这份力气化作维护华教的力量,提出更具建设性的方案?其实大家都知道,问题不能在一时三刻中解决,也不会在我下台时便能解决,若我下台问题即能解决,我愿意即刻离开,下台一鞠躬。官职对我而言就像过眼云烟,我们都知道,没有人可以当官一辈子,况且,我的委託始于人民,若果真我一走了之问题便迎刃而解,我可以放下一切大步走开。政治上面对嘘声是常有之事,既然站在这位置上,就预料会被批评,况且,面对反对党,你不可能祈求得到掌声,因为那是很奢侈之事,因此,我选择面对不逃避。对于出席者的激动,我能体会也愿聆听,我也知道大家关切华教之心,然而,我倒是希望在激情之后,大家可以坐下来好好会谈,为华教找寻长治久安的良药。与其花费力气对抗,不如把力量用在更实际的方面,重回圆桌会议,把最实际的看法带到会议上,这才是解决问题的务实做法,吵吵闹闹无济于事,了解实际情况再作深入研究,这才是上上之策。我必须强调,所谓的“八大方案”并不是我或教育部官员凭空想像、闭门造车而制定出来的,八大方案其实是依据出席圆桌会议的教育界人士意见的总和,而八大方案也不是结束,它只是一个开始。目前,我们更应关心的是,如何确保方案中的短期方案,可在最短时间内全面执行,解决燃眉之急。愿聆听各方意见接下去的日子,我很愿意聆听来自各方对华教现有问题的意见,欲提出意见者,也可把意见电邮至[email protected],我答应每封电邮都会详细阅读。我也希望董总在花心思举办大集会后,也可花心思重返圆桌会议上,提出更佳的意见,共同为华小师资尽力。我不是甚幺英雄,也不想当甚幺伟人,董总前主席胡万铎先生形容我是华教的“消防员”,我想,不管把甚幺名堂用在我身上,我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我能力範围内,尽心尽力把每一件事做好,竭尽我所能为华教付出,毕竟,踏在华教路上,我这一走便是10个年头了,我的心何时何刻都与华教同在,我也不想,我过去为华教的努力,最后落得镜花水月的田地。我知道,历史总有一天会对曾经的我作出审判,我所做的,终究需向历史交代,因此,我会坚持走对的路、做对的事,哪怕是千夫所指、受尽冷嘲热讽,只要我的绵力可为华教的前程更好,我也在所不惜。哪天我回首检视为华教走过的路时,我也定要: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地,对华教问心无愧。只有积极完成使命,才不会愧对内阁对我的信任,才不会愧对华教先贤斗士。【热点新闻:325华教救亡大会】‧2012.03.26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