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宏志砲轰:金管会正在违反政府部门公开透明的治理精神

正当阿里巴巴主席马云在两岸企业台北峰会,高谈台湾的网路业者「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近年来都没看到大企业窜起,原本下午要出席两岸企业峰会的网家集团董事长詹宏志,心情相当恶劣,因而没出席两岸企业家峰会反而召开临时记者会,他认为台湾政府到现在第三方支付法都还没过,而且银行公会理事长李纪珠针对第三方支付及电子支付机构管理条例法居然完全没邀请网路业者参与讨论,李纪珠甚至前往中国找中国第三方支付业者谈合作,詹宏志要正告行政院,「请注意您们的手下与周围组织的作为,他们正违反政府部门公开透明的治理精神。」

詹宏志亲自拟声明稿中说,「台湾银行业的龙头、身兼台湾银行董事长和银行公会理事长的李纪珠日前高调率团登陆,说是要就第三方支付『向中国业者取经』,记者在公开场合拦住我、问我的看法,我当然觉得五味杂陈,台湾的大官们眼高过顶,以为咱们鬼岛国中无人,捨近而求远,我忍不住半自嘲半感慨地说:要想了解第三方支付的相关议题,找我就可以了。是呀,台湾民间本来就有许多有知识的人,上网看看就知道,干嘛还要浪费我们纳税人的钱呢?」

詹宏志指出,考察「他山之石」的求知之旅,终究是用功的表徵,有助于未来,也许应该鼓励,不该批评,但他多幺希望李纪珠于 6 年前在担任金管会副主委之际,当时也就是詹宏志和金管会开始吵架,就已经能想到这趟「取经之旅」,如果当时她与她金管会的同仁曾经放下傲慢之心,愿意听听当时国内业者的呼声,而在某个取经之旅后立刻对第三方支付有了「前瞻性的」开放想法与做法,台湾可以免于继续落后这不必要的 6 年。

不要盲目取经

对于李纪珠回应詹宏志谈话,詹宏志说,「记者问到她对我的『取经』批评的回应,她说:「中国已经实际在运作,而非想像的阶段。」意思是说中国的支付宝、财付通真的是「实作经验」,又暗指台湾这位大言不惭的『大叔』不过是想像而已。」

詹宏志非常伤痛,「这话也没有错,我确实只是纸上谈兵,谈得再好,很多项目碍于法令『都没做过』,但这种落后也是拜政府之赐,但这其实并不妨碍李纪珠理事长在国内取经,而上柜网路公司『数字科技』不就是因为『实际运作』而遭到检察官起诉的吗?但这些年轻人当然是有实务经验的。」

詹宏志认为「电子支付」的需求很大部分是因网路交易而起(虽然接下来的应用则远超过交易),而各地网路交易模式不尽相同,如果「取经者」目的与第三方支付有关,特别应该先弄清楚台湾交易环境的需求,盲目前往西天,取回来的经未必合用,詹宏志认为这就是为什幺要和国内业者沟通,才知道国内真正的需求。

针对这趟取经之旅,李纪珠的回答中透露,是为了帮金管会制定「电子支付机构管理条例」的子法而来,詹宏志说,这又引发另一个巨大问题,金管会为什幺把第三方支付的相关子法全部交付给银行公会去草拟?银行公会又为什幺神秘兮兮、偷偷摸摸地闭门造车,完全不让网路业者参与呢?李纪珠的回答是:「不是我们不找,主管机关给我们的任务就是这样。」金管会委託银行公会制定子法,并没有包含与业者进行公听会部分,因此不会主动「与詹洽谈」;她还说:「主管机关应该会召开公听会,听取各方的意见,再修正相关法规。」

詹宏志对此说,银行公会觉得大张旗鼓登陆取经请益是没有问题的,而不找台湾业者洽商是因为「主管机关给我们任务就是这样」,这是非常奇怪的,他说:「这真的是金管会的原意吗?行政院与金管会都应该说清楚,订定第三方支付子法不参考业界意见是可以的吗?等拟好了再开公听会就好,是这样吗?李理事长以为我们是昨天才出社会吗?」金管会在经历去年的震撼之后,仍然相信这样的「黑箱作业」吗?

别做暗盘交易

詹宏志更进一步说,「电子支付机构管理条例」本来就是补金融机构之不足,同意让非金融机构加入特定金融服务的行列,重要的本来就是对「网路业者」(非金融机构)的了解与相关意见的蒐集,行政院在草拟「行政院版」电子支付专法时其实已经做到充分与网路业者沟通的工作,金管会如今却把订定子法的重任交付给此一法案的「冲击对象」来规划,金管会没有一点可能偏颇的合理怀疑吗?如果一公开发现订得不理想,我们要再经历一场对抗与冲突的社会代价吗?

讲到最后,詹宏志真的显得非常生气,他说,金管会把子法逕付银行公会来订定是「便宜行事」,银行公会关门开会、把网路业者排除在外则是「只手遮天」与「暗盘交易」,两者都该谴责;「我要正告金管会的曾铭宗主委,以及新任的毛院长与张副院长,请注意您们的手下与周围组织的作为,他们正在违反政府部门公开透明的治理精神」。

詹宏志说,提一件与今天主题无关却透露官员心态的事情,李纪珠率队登陆回台后表示,台资银行应与中国的网际网路进行合作,因为网际网路能够掌握中小企业的经营实况、现金流量及信用状况,等同于一个信用评等的单位;她又说,淘宝网上有许多中小企业与小微企业,台资银行可与中国网际网路合作,对中小企业与小微企业进行放款业务。

詹宏志无奈说,「我读这个新闻实在吃了一惊,在台湾交易平台上的中微小企业卖家起码也超过一百万家,每一家的经营实况、现金流量和信用状况也都在网路平台手上,大数据每天都在,他们也都有资金需求;这些嗷嗷待哺的百万商家可从没听过台湾的大官看到放款机会,一到淘宝网,他们就看到了,还想把钱拿去借给中国的小微企业呢?台湾的官员究竟是怎幺了?官这幺大,知识这幺少,怎幺不教人心里害怕?」


上一篇:
下一篇: